首页 > 社会 > 真情时刻 > 正文

李松教授忆赵达生将军:达则兼济苍生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15-03-16 16:58:10

 

 

图片1.jpg

 赵达生,1945年生,江苏泰兴人。军事医学科学院原院长,技术一级,少将军衔。

 

2015年3月13日凌晨1时30分,一条短信使我极度震惊和悲伤!“我以极其沉痛的心情泣告:我们敬爱的赵达生老院长今晚因病抢救无效辞世!我们将永远铭记他对我院军事医学事业、我军卫生事业、我国生物医药事业的卓越贡献!赵达生将军永垂不朽!贺福初”。噩耗确认之后,我再也无法按捺悲痛的心情,不禁凄然泪下。

他不像官

我与赵达生将军相识是在1998年春节前,那时我刚从美国回来,正在落实工作单位,军事医学科学院是我的选择之一,因此借住在太平路38号院一套简易的公寓房里,当时什么都没有,卫生间也不能用,妻儿倍感不适,弄得我狼狈至极。一天晚上,我出去买东西10点多钟回到家,妻告诉我刚刚有人来过,四处看了看,转了一圈,摸摸我儿子的头,问他国内好不好,我儿子说不好,他听了没说什么就走了。我问是什么样一个人,妻描述,穿双布鞋,理个寸头,我也就没有在意。第二天一早就有人来敲门,说赵院长交代帮助整修卫生间,我才知道昨天来的是军事医学科学院的院长赵达生将军。这件小事促使我下定决心留在军事医学科学院工作。

 

润物无声

在军事医学科学院安顿下来后,我开始独立运行自己的课题组,困难自然很多,我不好意思去找院里。赵院长也没有直接问过我有什么困难,只是经常到我实验室来转一转,有时我不在就与课题组成员和学生聊几句。后来,我与院长熟了,问他为什么总喜欢一个人到院里各实验室转,他告诉我:这样可以了解研究人员的真实想法、发现青年才俊、解决实际困难、同时也是向机关表明他支持某个人才和其研究方向的鲜明态度。

鞭策奋进

     刚开始运行自己的实验室,我非常急着要出成绩,也向赵院长表露了这种急躁和焦虑,院长没有说什么,只是说他琢磨一下,为实验室想个奋斗的宗旨。过几天,院长给我送来一副字:“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实验室运行走上正轨之后,院长有一天来到实验室对我说,这幅字该换了,以实验室现在的规模和条件应该有更高的责任和担当。于是,院长为实验室题写了新的奋斗目标:“思考战略、创造知识、孵化产品”。我们实验室全体人员一直按照这一目标在努力。

战略研判

   2003年SARS过后,赵院长到我实验室对我说,我们是一个有十四亿人口的大国,面对新发和突发传染病,不能总是应急,应该有科学的预判和超前的部署。正是基于赵院长这一战略判断,我的课题组研究方向转向了新发突发传染病防治药物的研究。

     有一次跟赵院长聊天,我问:达生如何解?院长没有直接回答,只是说:“穷则独善其身”。赵院长属于战略家,科学研究最难的是出思想,战略家是科学家中的最高层次,赵院长是出大主意、有大智慧的人物,是可以“达则兼济苍生”的人物。悲哉!天妒英才。

逝者如斯。恩师赵达生将军千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