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 > 教育资讯 > 正文

林建华重回北大任校长 600天,他在浙大留下啥痕迹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15-02-16 17:57:32

  林建华(资料照片)

  昨天上午9:30,北京大学在英杰交流中心阳光大厅召开全校教师干部大会。中组部副部长潘立刚宣布,王恩哥不再担任北京大学校长,另有任用,原浙江大学校长林建华担任北京大学校长。钱江晚报记者从浙大方面获悉,浙大新校长人选尚未确定。而王恩哥已向新京报确认,他将调任中国科学院工作。

  北大官网公布的简历,1978年至1986年,林建华在北大化学系先后获得学士、硕士和博士学位,博士毕业当年,留北大任教。1993年回国后的第一站也是北大,在化学与分子工程学院任副教授。2004年至2010年任北大常务副校长。2010年,林建华被任命为重庆大学校长。

  此次履新,是他继担任重庆大学、浙江大学校长后再次回归北大。

  记者梳理了林建华在浙大任校长期间发表的言论及推动的改革,展现他在浙大留下的痕迹。

  关于治校理念

  围绕学生、教师和学术独立

  2013年2月原浙大校长杨卫调走,浙大校长一职空缺数月,一度被外界称为“校长难产”。在2013年春季浙大毕业生的毕业证书上,浙大校方不得不罕见地以校党委书记的印章代替校长印章。

  此后,浙大师生苦等3个多月,迎来了新校长林建华。

  在2013年11月举办的“一流大学建设系列研讨会”上,林建华将他的治校理念概括为以学生为本、重视师资和学术独立。

  “无论大学的功能怎么变化,人才培养始终都是最核心的使命;其次,教师是大学最重要的资源,要调动教师的潜力,鼓励他们追求学术卓越;再次,学术独立是立校之本,作为中国的一流大学,我们更应该保持学术独立。”这样的理念,贯穿了他在浙大不足600天的任期里。

关于学生

  学生是学校为社会提供的产品

  观点:2014年3月,林建华接受采访时这样阐述——

  “一个公司要生存,所有的工作都必须围绕提高产品的质量,适应市场的需求;现在我们大学里应该树立一个意识,大学第一责任,最重要的使命是把学生培养好。如果培养的学生社会觉得没用,就像企业生产出来的废品一样,产品是废品或者说不对路的产品,没有销路的产品,那企业也堪忧。”

  林建华曾在一个演讲中细数了中国大学职能的改变,从传授知识、培养绅士,到发现新知、发明新技术,再到运用技术、服务社会。大学的职能经历了多次变革。但“纵使大学的职能经历万般演变,但根本使命始终是培养人才。”在他看来,学校的工作要以学生为本,学校应当调动一切资源,努力为学生提供最好的教育服务。

  林建华认为,创新创业教育本身就是大学教育很重要的一个组成部分。

  关于教师

  教师是学校最重要的资源

  观点:2013年11月,林建华在“一流大学建设系列研讨会”上发言——

  “教师是学校最重要的资源,大学制度的设计、文化氛围营造的最终目的是使教师们的潜力和创造性充分发挥出来;我们的制度体系应当使每位教师都了解自己未来的发展目标与路径,应当使每位教师都能积极进取,追求卓越,以身作则,为人师表。”

  在一次访谈中,他称在重庆大学的改革中,最满意的就是教师队伍的建设。“我们参考了美国大学的教师聘任制度,对所有新聘教师实行预聘制。同时建立年薪体系,起点工资比较高。在重庆达到20几万到30几万,比已有的教师工资高不少。”

  类似的举措,在他任浙大校长时也能看到。林建华任职期间,著名法学家、中国法学会副会长张文显受聘浙大文科资深教授;著名分子遗传学家、香港大学原校长徐立之获聘浙大求是高等研究院院长。这是他为壮大浙大师资做出的努力之一。

  关于学术独立

  学术独立是立校之本

  观点:2013年11月,林建华在“一流大学建设系列研讨会”上发言——

  “大学须坚持学术独立,形成兼容并包、宽容失败的氛围;要相信教师、并在制度上要求教师坚持真理、严谨治学、坚守诚信、代表社会良知,坚决反对急功近利、浮躁不端、狭隘偏激、哗众取宠等违背基本学术文化的行为。”

  在此次的履新演讲中,林建华也提到不能为世俗而抛弃学术的独立与尊严,不能为名利而哗众取宠、放任自流。

  在一次与青年教师的分享会上,他告诫年轻老师要学会耐得住寂寞,要趁着年轻,抓紧开拓自己的学术领域,切忌急功近利。

关于综合改革

  选定浙大8个院(系)为试点,逐渐向分权管理转变

  2014年5月,林建华就综合改革问题接受媒体采访时,探讨了校内改革和放权之间的关系——

  此番综合改革,主要从两方面入手。一方面,学校选了8个学院(系)进行试点,学院(系)和学校共同讨论,看哪些事情应该由院系来管,哪些事情应该由学校或者学部来负责。

  另一方面,学校开始对各院系进行定岗定编,并正在制定院系的学科规划和队伍建设规划,这些规划完成后,学校会把队伍建设和学科建设的责任落实到所有院系。

  林建华介绍,在通常情况下,大学有两种不同的管理方式。一种是集权管理,另一种是分权管理。美国学校多是分权管理,学院有比较大的自主权;比较而言,日本和欧洲的大学则比较集权。

  “目前中国大学的管理是高度集权的。对于像浙江大学规模这样大的学校,应该逐步向分权管理转变,这是从根本上调动院系积极性的一种做法。” 他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