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健康 > 健康养生 > 正文

出国看病不弃疗,治与不治真的不一样

文章来源:亚洲网
字体:
发布时间:2017-03-15 11:44:46

 

肺癌被誉为“潜伏的癌症杀手”,我国由于早期筛查的不足,很多肺癌患者一发现就是中晚期。据我国最大的出国看病服务机构盛诺一家统计,出国看病的肺癌患者中近7成都是晚期患者,只有少数早期患者。
 
1.jpg 
 
一些消极观念认为,中晚期肺癌如果手术做不了,就没有必要再做治疗,更没必要做化疗,因为很可能花了大把钱又活不长。其实这种观念是错误的,大量案例证明,晚期肺癌患者通过标准化的治疗,同样能实现高质量的带癌生活,有效延长生存期。
 
晚期肺癌治与不治结果大不一样
 
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东院心胸外科主任陈振光教授介绍,临床上,由于一些肺癌患者没有及时进行诊治,当确诊时疾病已经发展到中晚期,不少患者癌细胞已经转移扩散到全身多个部位,约80%的病人在诊断明确后一年内死亡,中位生存期为6~8个月左右,其中腺癌为4~9个月,小细胞癌为5个月,鳞癌为7~8个月。
 
因此,有一些患者认为既然病情已经发展到中晚期,治与不治活的时间都差不多,干脆不治了。
 
其实不然。陈振光介绍,统计资料表明,晚期肺癌患者如不进行治疗,仅能生存34个月,而采取手术、单种化疗药物、靶向药物再结合免疫治疗、细胞治疗等多种技术,患者的生存质量明显提高,部分患者甚至能生存35年。
 
可见,治与不治结果大不一样。特别是那些非小细胞肺癌患者,如果没有远处淋巴转移,也没有扩散到肝、脑、骨头、肾上腺等器官,就可以按照肺癌治疗国际指南的指导进行手术,能够最大限度地延长生命和提高生存质量。
我已经到了晚期了,肿瘤太大了,无法进行手术怎么办?还有一些患者有这样的疑虑。
 
这其实涉及肺癌手术的适应症问题,有的患者要么瘤体已经很大,无法立刻手术;要么瘤体不大,但已经出现了远处转移。
 
陈振光表示,对于这部分患者,可以通过化疗将肿瘤缩小,达到降低分期的目的,然后抓住时机进行根治性切除,再结合化疗药物、靶向药物、免疫治疗、细胞治疗甚至中医辅助治疗等多种技术,患者有可能达到长期生存的目的,否则一切都是免谈。
 
肺癌患者赴美治疗有哪些优势?
 
2.jpg 
 
盛诺一家专业人士介绍,早期肺癌患者在美国基本能得到很好的治疗效果,治疗后的随访也很稳定。在美国,早期肺癌的5年生存率达到70%-90%5年生存率不是说患者只能存活5年,而是超过5年后再复发的概率会很小。
 
如果晚期肺癌患者呢,效果又如何?晚期肺癌患者和家属必须明白,当癌细胞已经转移至其他器官时,即使到了美国,谈治愈也已经很难了;赴美治疗的更大受益可能是带瘤生存,让癌症从绝症变成慢性病,治疗的同时能保证生活的质量,能够活得更久、更有尊严。活得更久,才有可能等待到新的治疗技术和药物的出现,总有彻底攻克癌症的一天。
 
赴美治疗经典案例:
 
三年前,不到四十岁的骨科医生李磊感到左胸疼痛越来越重,他决定去做一次CT检查。在发现肺部有一个4公分左右的结节以后,他给自己确诊了——癌。身为医生的李磊马上托同学来到北京一家知名三甲医院,医生给出了诊断:“肺癌IV期,肋骨、胸椎和腰椎都有病灶转移,只能保守治疗,没有机会手术”。这让他陷入了绝望。
 
基因检测让李磊找到了患病的精确原因——EGFR19基因突变,来自周围医生朋友的建议让他看到了些许希望,“在国内,这种情况几乎没治。但在美国,当时已经有了针对EGFR19基因突变的第二代特效药阿法替尼,第三代药物AZD9291的临床试验也已经进行到了第Ⅲ期。”于是,在家人陪伴和鼓励他决定去美国去“碰碰运气”。
 
癌症治疗不能等,为了让自己的出国看病经历少走弯路,李磊一家找到了盛诺一家,在经过一系列非常专业的病历资料准备以后,李磊选定在全美综合医院名列前茅的哈佛大学下属的权威医院就诊。为了控制病情,去美国前李磊先在肿瘤医院开始了两个疗程的化疗。
 
 
 
来到美国医院,主治医生详细询问了发病以前和治疗以来的情况,对国内的化疗方案予以了肯定。也最终确定了李磊的治疗方案,“已经找到EGFR19基因突变,口服靶向药最有效。”主治医生很肯定地说。为了打消他的顾虑,主治医生又为他专门约了一位胸外科医生,讨论之下确定按主治医生的方案先实行靶向药物治疗,剩下的原发病灶再行手术。
 
于是,李磊终于口服了第一片阿法替尼,这是2013年年底美国上市的,当时国内还没有,专门针对19号基因突变。一个星期,出现一些较轻的副作用就是脸上、胸部和背部一些地方长了皮疹,脚的两个大拇指甲沟炎,轻微腹泻。
 
两周后,有一天李磊感觉腰特别疼,当天就去见了主治医生。没想到他很高兴,说这是好变化。“你脊柱上的病灶缩小,会有空洞,在支撑你身体重力的情况下,你会疼十天左右。”
 
服药五周,惊喜来了!PET-CT显示,李磊脊柱和肋骨上的转移都消失了,左侧髂骨还有,但骨皮质长起来了,肺部原发病灶缩小了60%!
 
不过,好事多磨。每五周,李磊会做一次PET-CT。但连续三次下来复查结果都差不多,治疗出现了停滞。后来穿刺检查显示,他果然出现了耐药基因突变。9月15号,李磊开始服用AZD9291,也是每天一片。这是第三代靶向药,当时在美国还没有上市,李磊参加了主治医生推荐的另一家哈佛附属医院的临床试验,享受了三个月的免费药。主治医生说这个药马上要上市了,临床三期都过了,对你没有副作用。服用下来果然,只有轻微的皮疹和甲沟炎。
 
12月3号,全身PET-CT和磁共振显示,髂骨转移病灶和肺上原发病灶均在缩小。之后服用9291略有咳嗽,其它一切正常。31号,李磊决定带药回国。走之前,A说如果你下次来做检查还是咳嗽,可以考虑换药,列了四个方案。他建议EGF816,是正在临床试验的第四代靶向药,并说只剩一个病灶的时候,就可以做手术。
 
盛诺一家医学顾问介绍,美国近两年每隔一段时间,就有新的肺癌靶向药面世。新药研发的速度,已经超过了耐药的时间周期。
 
肺癌发病率如此之高,不少肺癌患者把目光瞄向海外,尤其是医疗技术最发达的美国。而盛诺一家已经与包括麻省总医院、梅奥诊所、MD安德森癌症中心丹娜法伯癌症研究院等在内的多家美国顶级医院建立了官方合作,将为通过专业、人性化的服务为中国患者搭建通往国际最好医院的桥梁。
 
 
文章参考:广州日报 《肺癌患者,请远离这两样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