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健康 > 健康养生 > 正文

肺癌不是绝症——肺癌患者专访

文章来源:亚洲网
字体:
发布时间:2015-03-25 11:48:15

 

 

题记:
有人说,我们的生活也许越来越富足了,心里却越来越焦虑:害怕孤独、害怕失业,更害怕得病、害怕亲人离去。我知道这些多少意味着“不幸福”。但是从王女士身上,我看到了不一样的积极和乐观。作为一个肺癌胸膜转移的患者,在国内辗转治疗两年多,她始终坚信:癌症不是绝症,既然国内没有办法,那就出国看病!
 
王女士(化名),49岁,2011年底查出肺癌,手术后转移到胸膜处。先后进行化疗、介入式消融手术,病情进一步发展,CA199指标一路攀升,国内医生开始束手无策。2014年7月选择出国看病。
 
问:你当时治疗情况怎么样?你是通过什么途径了解到出国看病的?
    自从查出这个病,我在国内接受了两年多的常规治疗,有手术,有化疗,后来又做了那种介入式的消融手术,但是效果不怎么理想。医生给我的感觉是没有太好的办法了。其实得病以来,最受累的不是我自己,而是我的家人:我丈夫、我孩子,还有兄弟姐妹和妈妈。他们给了我很大的支持,让我一直坚信:慢性病就是要慢慢治疗的,癌症不是绝症,国外不是有很多带癌生存的人吗?
在这之前我从来没有去过美国,更没想到过自己会以这种形式踏上美国。我在网上搜寻各种可能的救治方法,看到美国的癌症生存率远远高于国内,就动了出国看病的念头。这种念头一旦有了,就很难止住,我不能放弃任何一点希望。我自己不懂外语,去美国的话肯定是要找机构帮忙的,所以我决定先找一家机构进行咨询。
 
问:你联系了几家出国看病中介?你是怎么对这家中介建立信任的?
我先是通过网上搜索,找到一家国内最大的出国看病服务机构。一开始是不放心的,问了一圈朋友,然后又决定去实地考察。这家公司就在王府井,交通还是很方便的,接待我的人是位医学博士,姓连。
了解完我的病情和治疗经历后,连博士问我有没有初步想去的目标医院。其实我在网上了解过国外特别是美国擅长治疗肺癌的医院,但是终归是道听途说,所以我没有回答他,直接问他哪家医院治疗肺癌最好。连博士给我推荐了哈佛系统的麻省总医院,美国临床肿瘤协会(ASCO)临床实践指南委员会主席、也是ASCO肺癌指南的制定者Azolli医生就在这家医院。我说那能直接约到Azolli吗?他说我给你约约看。
通过和连博士将近3小时的沟通,我基本上已经确认这就是我要找的中介机构了,他们对我提出的每一个问题都能妥善回答并且给出建议。事实证明我的选择是正确的,连博士最终为我顺利地预约到了Azolli医生,一个月后我就可以在波士顿见到他。
 
    问:你去美国看病,家人支持吗?经济上有没有压力?
我最感激的就是家人和朋友对我的支持,他们不仅全力支持我出国治疗,并且抱着很大的希望——希望我能得到最好的治疗回国。经济上不能说完全没有压力,我知道出国看病会比较耗钱。连博士也告诉我,在美国的生活成本比国内要高,如果病情出现变化的话,实际花费可能会高出预估。我和丈夫也考虑过:家里有一些积蓄,朋友那也可以借到一些,应该可以支撑我去美国看病。
 
问:你去美国看病顺利吗?有没有遇到什么突发状况?
既然决定了要去美国看病,又找好了医院和医生,我就马上把所有需要准备的资料(切片、病理、检查报告、每次住院的病历等)快递给了盛诺一家。令我感动的是,他们只用了一天多的时间,就给我整理出了一份将近20页的病历摘要,一下子对我的病情就看得清晰多了。10天后我收到了大使馆的面签通知,还有麻省总医院的就医邀请函,以及预付款证明。所有手续全部具备,就等大使馆通过面签就可以成行了。
如果说突发状况的话,那就是第一次面签被拒了。我预约的是72日见Azolli医生,开始觉得时间很充裕,但是没想到第一次面签没有通过,被列入了行政审查阶段;行政审查阶段后又被拒签。时间一下子变得紧张起来,幸好第二次面签顺利通过,7月2日我在麻省总医院见到了Azolli医生。
 
    问:到美国后,你对美国医院有什么特别感受? 
踏入麻省总医院的第一感受是这里和国内医院太不一样了,医生和护士给人的感觉特别热情,态度很好,那种发自内心的微笑,让我感到很亲切。语言不通还是让我感觉到困难,听不懂、又想听明白。当然了,中介机构给我提供了美国这边的客服,中英文都很流畅,可以帮我解决各种问题。
在整个治疗过程中,最让我感到满意的是:我在这里见到的每一个医生,都是第一个医生预约好的。我不用自己去找其他的医生,我需要什么医生,需要什么护士,第一个医生都全部给我预约好了,我过来就能见到他们——这是我来之前想象不到的。
 
    问:你在美国的治疗顺利吗?经过是怎样的?
先是给我做了一系列检查,其中包括基因检测。我跟医生说我在国内也做过基因检测,医生说他看过我的检测报告,我在国内做的基因检测不超过20项,但是麻省总医院的基因检测项目有200多项。结果就是:我在国内做的基因检测没有突变,但是在麻省总医院做的显示我有两项基因产生突变,这对于我的治疗来说是一个很好的消息。
经过一段时间的治疗,医生告诉我,我的CA199指标已经降了一半,并且右肺肿瘤明显在减小。来美国治疗前,晚上我都是靠止痛药睡觉的,来美国化疗四五次后就完全不用了。通过这几个症状,我知道我的治疗取得了不错的效果,这让我真真正正地看到了希望!
 
问:你对其他想出国看病的中国患者有什么建议吗?
得了癌症心情肯定很沉痛。但是你真正了解后,就会觉得它并不是那么可怕。现在有很多办法和渠道,可以使你的疾病得到治疗。就是说不要看得太重了,既然得了病,就要想办法去医治它。所以我希望癌症患者知道自己得病后,首先要调整好自己的心态,积极地去面对它,保持着乐观、向上的精神状态。当你有这种心态的时候,就会主动找一些办法,条件允许的话,也可以了解一下国外的医疗信息。
如果决定了出国看病,就要找正规、合法、专业、敬业的中介公司,他们可以帮你做很多你自己做会很麻烦、很困难的事。找中介的时候尽量亲自去实地考察,不要道听途说,通过一番交流你就可以发现他们到底专不专业。
最后,希望所有癌症患者都可以得到好的治疗!